愿世上所有抄襲者永無寧日,不得好死。

头像是丸太畫的紙杯蛋糕留行,手机端封面是星叶太太的王不留行。

全职里最喜欢王杰希。
雜食。吃互攻。不吃王bg相關cp。雷王柔,最好别提。
本命cp喻王。本lo只產出喻王和无cp,以及給親友的賀文。
繁體字有。會推薦一些奇怪的文。腦洞清奇,慎fo。

【王不留行中心】斯芬克斯 01

☆.据说是卡拟,私设成山,性格基本不随主。卡≠主

☆.虽说是王不留行中心,但也会写写其他人的故事

☆.本文唯一cp喻王注意是喻王不是索王

☆.在王不留行成年之前都会是温馨搞笑流吧



01. 初见

       

       - 蓝雨临时码头 -


  「 大海真藍啊……」

    王不留行坐在沙灘的巨石上,望著波光粼粼的海面,內心如此感歎。

  

  “嘭——”

    一粒石子精準地砸中了王不留行的腦袋,把他的好心情一下子都砸沒了。他跳起來,對著石子飛來的方向怒吼:“哪個混蛋用石頭砸我?!過來決鬥——”

    在沙灘上玩耍的人們聽到吼聲,紛紛往王不留行的方向看了一眼——但也就一眼——接著便繼續做自己的事去了,沒人搭理他。

    王不留行氣悶,也別無他法。臨近中午,陽光愈發烈了起來。他摘下帽子,脫下斗篷,褪下靴子,將滅絕星塵放好,手指一勾,施了個法術看著自己的物品以免被窃或丟失。隨後便跳下巨石,赤著腳向前走去。

   

         魔道學者都喜歡穿南瓜褲,王不留行也不例外。他此時穿著單薄的上衣和短到大腿根部的南瓜褲,可以很方便的走到比較深的地方。他走到不會弄濕褲子的最深的位置站定,雙手沾了冰涼的海水輕輕拍在臉和脖子上,以便降溫。

  

  「 藍雨這地界真是太熱了……」

  

    當王不留行沉浸在清涼而咸湿的海風中時,两个鬼鬼祟祟的人正躲在他身后不远处的大石块后头,你一言我一语地,不知在密谋着什么。

    

        这两个鬼鬼祟祟的家伙,是索克萨尔和夜雨声烦。

  

  “他也不怎么样嘛,我那石头离他那么近才丢,他居然也没发现。”夜雨声烦一手把玩着两粒光滑的石子,一手叉着腰,笑嘻嘻地和索克萨尔说话,那笑容中有几分得意,“说什么‘拥有极高的魔法天赋’、‘将成为联盟最优秀的战士’,微草真是要把他吹上天了。”

  “微草的宣传肯定会有些水分,但能得到‘天神的恩赐’的人绝不容小觑。”索克萨尔眉头微蹙,神情严肃,“还是再试探试探的好。”

  “怎么做?”夜雨声烦将石子狠狠地握在手心,跃跃欲试。

  “这个嘛……”索克萨尔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他左手不住地摩挲着下巴,“我想想……”

  “快想快想!”

  “嗯……”索克萨尔盯着脚边的石块思索。

    夜雨声烦看着石块,说:“已经用石头砸过他了。”

    “嗯……”索克萨尔盯着沙滩思索。

  夜雨声烦看着沙滩,说:“用沙子扔他吗?这难度有点大啊比用石头更容易被发现呢。”

  “嗯……”

  “你别‘嗯嗯嗯’的了,擤鼻涕啊你!你到底想好了没有?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啊!人家都要走了你快点行不行?快想快想快想!”夜雨声烦一边不耐烦地催促一边狂摇索克萨尔的手臂。

  “好好好你别催,别催!别晃我手臂要被他发现了!”索克萨尔一边努力地抽回手臂,一边让夜雨声烦安静。与此同时,大脑也未曾停止思考。

  “你再想不出来晚上的剁椒鱼头就没你份了!”夜雨声烦看了看仍在专注泼水降温,完全没注意到这边情形的王不留行,还是压低了声音,咬牙切齿地在索克萨尔耳边说道。

  “剁椒鱼头!”索克萨尔瞪大了眼。

  「天呐!居然用这个来要挟我!晚上我要一个人把肉吃光,野菜全给你!」

    索克萨尔愤愤地想着,这念头刚落下,脑中突然灵关一闪,却是想到了一个试探王不留行的妙招。

    “诶诶。”索克萨尔戳了戳夜雨声烦的手臂,让他附耳过来,“海里不是有鱼吗?我们让鱼去咬他,鱼又不会说话,肯定不会被他发现是我们干的!”

  “这招厉害啊!”夜雨声烦两眼放光,拍了拍索克萨尔的肩,“这个重要的任务就拜托你了。”

  “什么?我——”索克萨尔还想说点什么,却被夜雨声烦转了个身,推着不得不爬到了石头上,这位置正巧能看见王不留行附近的鱼。

    “这距离对你来说刚好吧?快快快!鱼游过去还要时间呢别让人跑了!”夜雨声烦低声催促着,自己却往石块后头一猫腰,躲了起来。

   索克萨尔无奈,只好亲自上阵。他之前从未亲手干过什么坏事,此时也是手足无措了一番。可眼瞅着王不留行甩了甩头发,似乎马上要离开了。索克萨尔不愿错失良机,终于是一个法术命中了浅海的几条小鱼。索克萨尔不敢在石头上多待,施完法立马从石头上跳了下来,学着夜雨声烦的样子在他身边躲了起来。这下两人都看不到王不留行的状况了,只能靠听来判断事情的进展。

  “诶,你法术到底中没中?怎么这么久都没个声的?”夜雨声烦质疑道。

  “当然中了!我亲眼看着鱼朝那个方向游的!肯定只是游得慢而已,再等等嘛。”虽然施法速度慢,但索克萨尔对自己施法的精准度还是很自信的。

  “自己慢吞吞的,选的鱼也慢吞吞的。”夜雨声烦毫不留情地吐槽。

   索克萨尔想要辩驳,但还未开口,就听见海的方向传来一声惊叫。

  “哇啊——什么东西!”

   由于叫声太过吓人,这次全沙滩的人都朝着声音发出的方向望了过去——包括在遮阳伞下抱着椰子喝得起劲的防风和冬虫夏草两兄弟。

    “咋回事啊?”冬虫夏草认出了王不留行的声音,转过头问自己的双生哥哥。

  “不知道。”防风一脸凝重,“能让王不留行发出这种尖叫,不简单。肯定出事了,我们过去看看!”

   防风和冬虫夏草很快赶到海边,冲着正在对海水进行范围性打击的王不留行喊道:“发生什么了——”

  王不留行看了他们一眼,攻势未停,也大声地用喊叫来回答:“有鱼咬我的屁股——”

  本来还想着“能让王不留行持续攻击的对手一定很难缠,是不是应该上去帮一把”的防风,听了这句回答感觉仿佛生吞了一口马上就要凝固麦芽糖,一时竟不知如何回答。

  防风还在纠结,冬虫夏草却是很不给面子的先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哈王不留行你居然被鱼给咬屁股了!我能笑一年哈哈哈哈哈哈——”

    王不留行听到冬虫夏草的笑声,一翻手就拍了个浪过去,接着边往他们走去边怒吼道:“有什么好笑的!再笑我就不给你变兔子了!”

  防风回过神来,拉着冬虫夏草往后退两步,躲过了这一浪。无奈地笑着对王不留行说:“别这样,林杰还在我们这儿呢,他要是湿了会生病的吧?”

  冬虫夏草也才反应过来,不再笑了,手伸进口袋里摸了摸,掏出一只睡得正香的小白兔。

  “还好,睡着呢,没醒。”冬虫夏草轻轻地抚摸着这只兔子的脊背。

  王不留行一上岸就烘干了身上的水,回到石头上整理好着装之后一跃而下,伸手从冬虫夏草手里接过了兔子,毫不客气地抬手冲着屁股啪啪两下,把兔子从美梦中打醒。

  “林杰,醒醒,别睡了!”

  名为“林杰”的兔子瑟缩了一下,睁开了惺忪的睡眼,迷茫地看着自己怒气冲冲的主人,开口道:“怎么了?”

       其实王不留行叫醒林杰也只是一时怒上心头的冲动之举,完全就是迁怒。此时的王不留行看着林杰乖巧的模样,头脑冷静了不少,却是张着嘴,不知道该说什么。

       被打扰的林杰倒是好脾气,见王不留行不说话,脸上却还是一副气鼓鼓的样子,便知肯定是发生什么事让他不愉快了;又见他身上也湿哒哒的,便问道:“衣服怎么湿了?”

       听到问话的王不留行想起刚刚的遭遇,又开始跳脚:“刚刚不知道哪个混蛋指使鱼来咬我的屁股!真卑鄙!有本事出来单挑啊!只会背后耍阴招算什么本事!”

      本来已经冷静下来的防风和冬虫夏草听到这番痛斥又忍不住笑了起来。林杰听了王不留行的话以后,先是愣了几秒,随后整只兔子也笑倒在王不留行怀里。

      微草赫赫有名的年轻战士王不留行居然在蓝雨的地盘被鱼咬了屁股,还不知道始作俑者是谁,说出去真是要被人笑掉大牙!

     “别笑了!”王不留行气得脸都红了,“不是说蓝雨会派人来接我们吗?人呢?把我们晾在海滩这么久,故意的吗!我看那鱼搞不好就是蓝雨的人指使的,想给我们一个下马威!”

      林杰伸出爪子轻轻地拍了拍王不留行的手臂,说:”目前没有证据表明是蓝雨的人做的,不好妄下定论。蓝雨通讯官有告知接引人的联系方式吗?有的话试着联系看看。“

   王不留行仍是气鼓鼓的,却还是老老实实地去翻背包了。一阵翻找之后,王不留行在邀请函的背面找到一行字,字底下还附了一张地图:


    「 若因各种原因未能成功与接引人碰头, 可至码头西北方向1000米处的小酒馆‘帕诺拉马’寻找驻扎向导蓝河。 」


  

    “帕诺拉马……”王不留行喃喃道,“这个名字,真奇怪啊。是什么意思呢……”

    “哎呀别管什么意思了,人家的店人家爱叫什么叫什么。我们赶紧走吧,这天儿太热了!晒死了!”冬虫夏草抹着脸上的汗催促道。

    兔子怕热,林杰晒了一会儿也有些蔫儿了。王不留行赶紧施了个法术把他收在怀里降温。一行人急匆匆地照着地图朝着目的地行进。


  在一边假装路人并偷听了全过程的夜雨声烦和索克萨尔心道不妙,在王不留行他們动身以后也立即撒开腿抄了小路朝着”帕诺拉马“狂奔。


       - 帕诺拉马 -


  夜雨声烦和索克萨尔赶到“帕诺拉马”的时候,王不留行他们还没有到。

  店主人蓝河见到两人上气不接下气地冲进店里,便迎上去:“发生什么了?怎么气喘吁吁的?微草的来宾呢?没有接到人吗?”

  原来这夜雨声烦和索克萨尔不是别人,正是王不留行等待已久的蓝雨接引人!

  夜雨声烦面露尴尬,挠了挠头不知该怎么解释,便推了推索克萨尔,让他来说。

  又一次被推出来的索克萨尔也是尴尬不已。蓝雨近期因为更换大祭司,举办了一场隆重的交接仪式,邀请了许多其他国家的重要人物和青年才俊。微草的王不留行正是重要来宾之一,为了表示对微草来宾的重视,大祭司让蓝雨正在重点培养的两位优秀战士索克萨尔和夜雨声烦去担任接引人,并千叮咛万嘱咐他们一定要和微草的各位和谐相处。

  结果呢?把人晾在码头一小时不说,还偷偷使坏,用石头砸人,还指使鱼咬人家屁股……

  索克萨尔很慌,非常慌。由于他性格比较沉稳,不像夜雨声烦那么冲动,临行前大祭司还特地跟他说让他多看着点夜雨声烦,别让他惹事。现在倒好,他不仅没看住夜雨声烦,自己还跟着干了坏事。没有完成大祭司安排的任务,他肯定会生气的!索克萨尔现在一想到大祭司倒竖的眉眼,就忍不住瑟瑟发抖。

  蓝河见索克萨尔光站那发抖不说话,又见夜雨声烦目光闪烁,就知道这俩小子肯定又闯祸了。他无奈地摇了摇头,问道:“说吧,你俩又干啥了?”

  索克萨尔老老实实地把他们的所作所为交代了一遍,蓝河那个气得哟!他痛苦地捂着胸口,几欲发飙,话到嘴边却又还是咽了回去。最后他大手一挥:“算了我也不说你们什么了,有什么话到时候自己跟大祭司交代吧。现在当务之急是哄好微草来的贵宾!”

  “是是是。”索克萨尔和夜雨声烦连连点头。

  就在蓝河为了如何解决即将找上门来的微草贵宾烦恼的时候,店门口的风铃响了。

  三个少年走了进来,为首那个带着高高的魔术帽的魔道学者打扮的男生说:“请问蓝河在吗?”

  这穿着,这气质,再结合边上索克萨尔和夜雨声烦的反应,蓝河马上得出结论——这人是王不留行!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事到如今慌是没有用的。蓝河这么安慰自己,一个深呼吸让自己冷静下来。他露出标准的职业微笑,答道:”您好,我就是蓝河,请问您是?“

  “我是王不留行,来自微草。请问负责接引我们的接引人出什么事了?我们在码头等了很久都没有看到人,万不得已只好找到这里来。”

  来了!该怎么解释……蓝河的神经一下子紧绷了起来。就在蓝河一筹莫展的时候,索克萨尔站了出来,向王不留行行了一礼,说:”您好,尊敬的王不留行先生,在下索克萨尔,是几位此次的接引人。非常抱歉让您和您的朋友等待那么久。“

  “可以解释一下原因吗?”王不留行皱了皱眉。

  “嗯……额……”说到原因,索克萨尔就像是漏了的气球,刚刚积蓄的勇气一下跑光了,整个人都瘪了下来,开始吞吞吐吐的。一旁的夜雨声烦见此情景,也不再装路人。他一部踏前站到了索克萨尔的身边,冲着王不留行道:“我就直说吧,我们就是想试探试探你的本事,看看你是不是真的像传闻里说的那样厉害,所以搞了一点恶作剧,顺便把你们晾了一会儿,给你们一个下马威。这事确实是我们不对,你要告状还是要怎么样都行,我们悉听尊便!”

  王不留行听到这话真是气不打一处来:“好啊,合着那条鱼还真是你们指使的是吧?还有之前那块石头也是你们丢的吧?都多大了还玩这种把戏幼稚不幼稚!”

  “对不起对不起,真的非常对不起。那条鱼是我叫它去的,非常对不起。”索克萨尔把夜雨声烦往后拉了一点,自己向前凑了凑,非常内疚地向王不留行连连道歉。

  王不留行还想说什么,衣领处却探出来一直白白的,毛茸茸的小爪子。那只肉呼呼的小爪子在王不留行身上拍了拍,又收了回去。

  那自然是林杰的爪子,他是想让王不留行冷静一下,大度一点,不要和蓝雨的两位接引人斤斤计较。

  王不留行强忍怒气,狠狠地瞪着索克萨尔和夜雨声烦。这时蓝河也凑上来给他们赔不是,又好话说了一番,总算是把王不留行安抚下来了。

  几人在‘帕诺拉马’修整了一会儿,便启程了。


- tbc -

评论
热度(6)

© 高冷禾_债多不压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