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世上所有抄襲者永無寧日,不得好死。

头像是丸太畫的紙杯蛋糕留行,手机端封面是星叶太太的王不留行。

全职里最喜欢王杰希。
雜食。吃互攻。不吃王bg相關cp。雷王柔,最好别提。
本命cp喻王。本lo只產出喻王和无cp,以及給親友的賀文。
繁體字有。會推薦一些奇怪的文。腦洞清奇,慎fo。

【第41天/喻王】共享梦

☆.ooc,慎!

☆.私心有,私设多到飞起

☆.两个人进入同一个梦境这个梗改自一篇肉文《春梦欢迎您》

☆.拖后腿之作,排版非常辣眼睛,bug有(希望可以暂时无视一下XD)

☆.不知道取什么题目好,也不知道为什么写成了大纲文otz

☆.本作灵感来自苏打绿的《如果凝结就是爱》和 老王唱的那首歌↓

☆.老王唱的那首歌是 Last Number 的 THIRTY

☆.引用的是《THIRTY》的歌词,翻译感谢黑暗新星

  在有喜欢的人之前,王杰希对于被小情侣们或有意或无意地秀一脸恩爱这种事毫无感觉。像是自带屏蔽器,接收不到情侣们传来的充满了恋爱的酸臭味的讯息。他既不因为自己单身而感到孤单寂寞冷,也不因为别人甜蜜而燃起对爱情的憧憬与渴望。 
  曾有朋友打趣他,说:“瞧你这心如止水的样儿,不知道的还以为你遁入佛门了呢。” 
  王杰希笑而不语。 
  
       在有喜欢的人之前,王杰希每每看到别人夸张地在朋友圈倾诉自己对爱人的思念,都十分不以为然。不过是讲讲好听的情话罢了,要做的事情那么多,思念肯定有,但哪儿就那么想了。 
  矫情。 
  
       总而言之,在有喜欢的人之前,王杰希,就是一个听情歌毫无波动,对爱情没什么憧憬和期待,对单身生活非常满意的单身贵族。 
  他原本以为,他会一直这样下去,最后在亲朋好友介绍的相亲对象中找一个合得来的人结婚、生子,不咸不淡地过一辈子。 
  
       直到他发现他喜欢上了喻文州。 
  
       到底是什么时候喜欢上喻文州的呢?王杰希自己也不知道。他们也都是普通人,每天勤勤恳恳地工作,日子过得平淡无奇,没那么多时间和机会去患难与共继而被会心一击。他们俩之间的交流也算不上多。喻文州在南,他在北,两人相隔大半个中国,一年到头也就见那么几回,大多数交流还是在网上完成的。但大概就是在这些细碎而零散的相处中,他对喻文州的好感被逐渐累积起来,一点一滴地,积少成多。最终在时间的发酵下,从最初的一碗白水,变成了一缸烈酒。 
  
       王杰希发现自己喜欢上喻文州,是在第七赛季夏休期。 
  那时他应邀到喻文州家里小住,某天借用书房的时候不小心碰掉了喻文州的笔记本。他捡起在地上劈着叉的笔记本,在要合上的时候不小心瞄到了本子上的内容。 
  那是一幅手绘,画上那个戴着耳机一脸专注的人,他也认识,是嘉世的叶秋。 
 
       喻文州会画画这件事,王杰希倒是听他自己提过。
      “小时候学过一点,现在基本不画了。”这是喻文州原话。
       他也从未见过喻文州的画——在聊这个话题的时候王杰希提出想看看他的画,但被喻文州婉拒了——“小时候的画都很幼稚,没什么可看的,就不拿出来丢人现眼了。”
       结果喻文州不仅画得很好,其实现在也依然有在画画?画的人还是叶秋?
       王杰希感觉不太开心。
       其实这本也不是什么多了不得的事。有“荣耀教科书”之称的叶秋带领嘉世蝉联三冠,他本人又从不在公开场合露面,十分神秘。这个联盟里传奇一样的人物,确实很值得喻文州为他画一幅画像。
       ……好吧,就算不断地这样想,也还是没法压下那种不舒服的感觉。
       “为什么不画我呢”、“我们的关系明明更好”……类似的念头在王杰希的脑海里层出不穷。
       
       王杰希觉得自己现在的情绪很不对头。喻文州把叶秋画在笔记本上这件事,无论是从逻辑上,还是情理上,都无可指摘。自己作为他的好朋友,也没什么立场因为这种事感到不开心……
       王杰希深呼吸了一下,想借此驱散内心不断翻腾的负面情绪。他意识到自己对喻文州的占有欲似乎高到越界了。
       没有恋爱经历,在此之前甚至没有喜欢过谁的纯情魔术师大大,在一张画的指引下打开了名为“爱情”的新大门。他茫然地站在门口,第一次感到手足无措。

       画像的事,王杰希没有问喻文州,他就这么憋在心里,想假装什么也没发生过,和以前一样同喻文州相处。
       但到底还是不一样了。
       
       从那以后,王杰希就开始不由自主地关注喻文州,比以前更加关注。每次喻文州一出现,王杰希的视线就不受控制地落在他的身上——如果视线也能具现化,那喻文州和王杰希之间一定粘着两根强力蛛丝——喻文州的一举一动,一眸一笑,和别人互动时他的每一个反应,王杰希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从那以后,失去了“屏蔽器”的王杰希往往一出门——甚至不出门——就能感受到来自脱团人士的恶意。就算是雾霾天,空气中也满是恋爱的酸臭味,这让王杰希感到更加窒息。看着街边的一对对小情侣的亲密互动,他心里是既羡慕又嫉妒,又忍不住时不时地自我代入。王杰希仍是面无表情地走在街上,但与从前的“内心毫无波动”不同,现在他的脑海里正以人民群众的幸福生活为蓝本,上演着各种“他和喻文州不得不说的故事”:两人同喝一杯奶茶;穿情侣装逛街;逛街逛累了要对方亲亲抱抱才能继续走……这些散发着粉红泡泡的恋爱戏码,让纯情青年王杰希不由得脸红,又觉得这么少女的桥段真是好ooc啊,要是蝴蝶蓝知道了说不定会被气哭——不过蝴蝶蓝是谁?——算了爱谁谁吧,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些画面,要是真的能成真就好了……王杰希一个人落寞地走在街上,鞋带掉了也只能自己蹲下来系。他想走到路边以免挡道,背包上扣着的微草挂件却在这时掉了。王杰希不得不在路中间蹲下。就在这时,一对情侣手拉着手走过,王杰希被夹在中间,他们手就这么牵着从王杰希的头顶掠过。王杰希觉得自己受到了暴击。他深深地怀疑其实他不叫王杰希而叫汪杰希。他捡起挂件扣好,又走到路边把鞋带系上,强忍着内心想要“汪的一声哭出来”的悲痛,终于深刻认识到暗恋着喻文州的他,早已不再是当年那个高冷的单身贵族,而是一只落魄的单身狗。

       而落魄的单身狗汪——啊不是,是王杰希,开始体会到思念究竟是何物。在见不到喻文州的时候,他开始疯狂地想他。
       想见他,想知道他过得怎么样,想时时刻刻都看到他温和笑靥,想……
       总之就是想他。
       奈何两人常驻地距离甚远,见不到的时候远比能见到的时候多。所以王杰希更多的时间都只能对着他的照片发呆。
       这时的王杰希再看到朋友圈里那些说自己如何如何想自己的爱人的说说,再也不觉得他们矫情了,甚至有些羡慕——比远距离恋爱更让人郁闷的是什么?是远距离暗恋。
       
       尽管从喜欢上喻文州开始,王杰希就发现自己变得很奇怪,整个人的画风都像跑错了片场,但他没有失去理智。他很清楚,不管是从哪个角度考虑,现在都是不适合将他喜欢喻文州这件事透露一星半点的。外人不能知,喻文州更是要瞒。喻文州现在对他完全就是好朋友的态度,目前也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喻文州是同性恋。在这种情况下,“我把你当兄弟你却想上我”这类的情况总是让人尴尬,保不齐连朋友都做不成。何况他俩私交虽好,但毕竟是对手,战队粉丝之间水火不容的氛围更是难办。因此王杰希只能将这份感情作为自己的小秘密压在心底。为了不让火眼金睛的群众发现任何端倪,他没有特关喻文州的账号,没有把锁屏和壁纸换成喻文州的照片,也没有把任何密码设置成喻文州的生日。但他会把喻文州发的每一条动态翻来覆去地看,能在几秒钟内轻易找到混迹其他照片中的喻文州的照片,也会在喻文州生日半年之前就开始着手准备生日礼物。
      
       王杰希从没如此在意过一个人。这种感觉对他来说很新奇,却也很危险。
       当他第三次发现自己在训练过程中走神想喻文州时,他知道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对于这时的王杰希来说,还是微草更重要。

       他开始有意地克制自己,不去主动想喻文州,时刻绷着神经,在自己即将走神之前把思绪拉回来。他将自己一分为二。白天,他埋首于战队的各项事务;而当夜幕降临时,他便放任那些被压抑着的思念、短期内无法得到释放的隐秘情感,随着神经的放松,如同涨潮一般,绵绵不绝地涌上心头,将他淹没。
       而在白天无法出来捣乱的喻文州,就在这时悄悄地入侵了王杰希的梦境。

       王杰希做的梦的内容,多半与清醒时的经历有关。他白天若是出门逛街,那晚上的梦八成就是他和喻文州一起逛街秀恩爱;他白天若是辛苦工作,那晚上的梦八成就是他和喻文州视频聊天解相思;他白天若是在微博上看到了什么温馨桥段,那晚上的梦八成就是把主人公换成他俩重新演绎一遍——像他出门时永不停止的脑内小剧场——但梦与想象的最大不同,就是梦的不可预知性。在梦里,就算是王杰希这个做梦人也不知道剧情会如何发展,而梦里的喻文州远比他小剧场里的喻文州要生动自然许多,像真的喻文州一样,让他欲罢不能。这种能和暗恋对象在梦里相亲相爱的感觉真是太妙了!他也借此摆脱了修仙的恶习,每天早睡早起,精神倍儿棒。虽然这种美妙感觉使王杰希长期保持着良好的精神面貌,但“梦里嗑了许多糖,醒来还是好朋友”的落差感也让他对喻文州的渴望越来越深。

       这样的暗恋持续了整整六年。第十二赛季结束后,王杰希退役,喻文州也从一线退下,打起了轮换。他还留在b市,但离开了微草,没有急着找新工作。在这一年里,他去学了开车,学了烹饪,还有别的各种各样的小技能。他和喻文州仍然保持着联系,并时不时到g市一趟刷一下存在感。在这一年的相处中,王杰希隐约感觉到对方似乎发现了什么,两个人来来回回互相试探了好几次,但谁都没有说穿。
       
        终于等到第十三赛季结束,喻文州退役。就在告别宴结束的第二天,王杰希拎着把吉他来到了他和喻文州常去的一家酒吧。他和喻文州约好今晚在这里见面。整整六年了,是时候做个了断了。
        
       喻文州比约定时间提前五分钟来到了酒吧。他刚一进门,就看见王杰希坐在舞台中央,抱着把吉他,看着他笑。
       在服务员的指引下,喻文州来到了台前被特地空出的座位坐下。
       待他坐好以后,王杰希正了正麦,凝视着喻文州,缓缓开口道:“这首歌,唱给我喜欢的人。”
       

仅靠 I love you 这种话

虽然无法完全表达出我的心意

但起码——只有你也好——想让你变得幸福


       王杰希的歌声,随着旋律的发展,从最初的含蓄克制,到后来的深情饱满,是再也压抑不住的真情流露。尘封多年的那缸酒终于被掀开了盖,被禁锢了多年的酒香就这样争先恐后地往外窜,钻进喻文州的鼻子,更钻进喻文州的心。
      
       一首歌不长,王杰希唱完以后就下了台。他拿着吉他,坐到了喻文州对面。
       “喻文州。”王杰希认真地看着他,“以后也一起做梦吧?”
       “好啊。”喻文州拉过王杰希放在桌上的手,紧紧地攥着,“我会陪你做一辈子的梦。”

         

      END

 

♬  喻文州side.(一个有点胖的番外)

       
       喻文州喜不喜欢王杰希呢?答案是肯定的。
       到底是什么时候喜欢上的,喻文州也不清楚了。但大概比王杰希发现他自己的心意要早上一些。喻文州也是没有恋爱经验的小青年,在这种一切尚不明朗的情况下,贸然展开追求是不明智的。喻文州起初拿自己出道前的第一本笔记本上叶秋的画像做过试探,但是王杰希什么反应也没有,喻文州也拿不准他到底是不在意还是没看见,好奇答案却又不能去问,也是郁闷了好长一段时间。但打那以后,喻文州发现王杰希看自己的次数明显变多了,心里便有了数。对于王杰希迟迟不动作,喻文州很理解,也相当配合。他主动保持着两人“友达以上,恋人未满”的关系,直到这天。
        从看到王杰希坐在舞台上开始,喻文州就知道他已经知道了——每天在他梦里和他互动的那个喻文州,不是他臆想出来的喻文州,就是真的喻文州。
        

        说起来这也是一段奇遇。喻文州当时发现自己喜欢王杰希没多久,内心还十分混乱纠结,便趁着休息出门散散心。他那正愁着呢,心不在焉地走在路上,经过一个路口的时候,一个戴着毛线帽的女生突然冲出来撞到他身上,差点没把他撞飞出去。
        他一回神,就见那女生紧张兮兮地抓着他的袖子,说她被正在坏人追,拜托他假扮一下她的哥哥。他还没说话,就有一群不良少年追了过来。他想着路见不平还是得拔刀相助,就帮着那女生赶跑了那群人。
        那些人走了之后,那个女生向喻文州郑重道谢:“谢谢您救了我。不瞒您说,其实我有一个能力,就是生日的时候许愿,只要愿望合理、具体,都可以实现。今天正好是我的生日,您有什么愿望想要实现的吗?”
        喻文州愣了一下,这样的设定他还是第一次听说,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和哪个rpg男主串线了。他本来想拒绝,但看着对方真诚的表情,又想着,许个愿而已,就算实现不了也不亏,对对方也没什么伤害。于是他就说:“我希望我能和我喜欢的人做同样的梦。”
        那个女生似乎没有想到会得到这个答案,不过她虽然惊讶却也没有拒绝。她当即双手合十,闭上眼许了个愿。随后她睁开眼,对喻文州说:“看在你长得这么帅的份上给你多许了一点福利,不用谢我哈!有缘再见!”说完她就挥了挥手转身离开了。
        喻文州最开始期待了几天,每天睡前都会猜王杰希今天会做什么梦,但是一连几天都没有做梦。喻文州嘲笑了一下自己,居然连这种不科学的话都信了,接着便将之抛在脑后。
        喻文州发现自己真的会和王杰希做同一个梦,是在那件事发生三个月后了。
        其实比起“做同一个梦”来说,还是“和王杰希进入同一个梦里互动”更为确切一些。梦里的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真实,所有能做的不能做的他们几乎都做了,就像在梦里谈了一场恋爱。
        不过并不是所有梦里的他们设定都是参照现实的。在梦里,他们也干过许多别的职业,学过魔法,打过丧尸。就像穿越到其他平行世界里一样。
         
        其中有一个梦,是喻文州印象最深刻的。
        在那个梦里,他和王杰希幼年相识,因为战乱分开,后来再遇到时,却发现对方在为与自己对立的阵营效力。
        尽管在现实中他们也是对手,甚至被称为宿敌。但电竞不比打仗,虽然是在梦里,确实真枪实弹地对抗。更何况战争的对立,是不容许“场上对手,场下朋友”的。喻文州从来没有那么难受过,他说不上来那到底是什么感觉,类似被一把抹了盐的刀狠狠地反复地戳刺他的心脏,但又比这更让人窒息。尽管过程非常惨烈,好在他们最后还是在一起了。他们做了那么多梦,唯有这一个,王杰希和他告白了。
        当时战斗终于结束,喻文州靠坐在废墟里,枪扔在一边,双目无神地看着被夕阳染红的天。王杰希还穿着那套残破的军装,灰头土脸的,就这么不紧不慢地拿着吉他走到喻文州面前。他在废墟上坐下,待喻文州的目光落在他身上之后,便拨动琴弦,唱起了歌。
           

如果有一天能够抵达到

遥远的你身边的话

就来唱起歌吧


         现在的王杰希坐在舞台上凝视着他唱歌的样子,和在梦里一模一样。坐在废墟上的王杰希和坐在舞台上的王杰希在喻文州的脑海里渐渐重合,此时的他终于有了实感——面前的这个王杰希,就是梦里的那个王杰希。他们一起度过了那些看起来很虚幻但又无比真实的时光。他们曾一起在梦里并肩而行那么久,现在也会在现实中一起走下去。

 

仅靠 I love you 这种话

虽然无法完全表达出我的心意

但起码——只有你也好——想让你变得幸福


------------------------------------------------------------

本来想八点整发布的结果突然有了新灵感,就多写了一点。

LN的歌真的很好听希望大家去听!新投特别棒→ ARIA

戴毛线帽的人是谁呢?^-^ 

从今天开始就20岁啦,希望自己越来越棒(´・ω・`)

如果寿星许愿真的能成真的话,希望世界和平,永无抄袭。

评论(14)
热度(97)

© 高冷禾_债多不压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