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世上所有抄襲者永無寧日,不得好死。

头像是丸太畫的紙杯蛋糕留行,手机端封面是星叶太太的王不留行。

全职里最喜欢王杰希。
雜食。吃互攻。不吃王bg相關cp。雷王柔,最好别提。
本命cp喻王。本lo只產出喻王和无cp,以及給親友的賀文。
繁體字有。會推薦一些奇怪的文。腦洞清奇,慎fo。

【20H/喻王】惊喜连连

#还是觉得这个名字更加贴切。

#ooc不可避!

#老王唱的歌是back number的花束。推荐一下新社和yuzuki合唱的版本。

#文州生日快樂!

喻文州是被一阵香气熏醒的。

他睁开眼,发现王杰希正笑吟吟地坐在床边看着他,床头柜上摆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面。

“快起来吧,大寿星。”王杰希端起那碗面,站起身,“洗漱完出来吃,动作快点儿啊,一会儿面该凉了。”

 

「 居然用这种方法叫我起床…… 」

 

喻文州咽了咽口水,快手快脚地洗漱完,兴冲冲地奔向餐桌。

王杰希坐在餐桌一侧,另一侧桌面上放着那碗叫醒喻文州的面。

喻文州看向王杰希面前空荡荡的桌面,问道:“你不吃吗?”

“我早就吃过了。哪像你啊,大懒虫。”

“睡懒觉可是人生一大快事,是生活幸福的表现。”喻文州感叹了一句,拿起筷子,小心翼翼地夹起面,轻轻地提起来,“我要吃了喔。”

“快吃,一会儿凉了。”王杰希坐在对面好整以暇地看着。

喻文州深吸一口气,认认真真地吃起了碗里的面条。王杰希煮面,可以用两个词来形容,一是慷慨,二是浓郁。慷慨,说的是量。王杰希煮的面,不仅面多,而且配菜多,荤素搭配,营养均衡。浓郁,说的是味。王杰希虽说是北方人,但煮面却是学了莆田人煮卤面的手法。高汤为底,老酒调味,大火烧开了之后用文火炖着,使面条充分入味。喻文州吃得津津有味,不一会儿就把面吃光了,碗里还剩下些许配菜。喻文州慢悠悠地吃着剩下的配菜,发觉王杰希一直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便问:“你老看着我干嘛?”

“你好看啊。”

“去年、前年和以前很多年你也这么说。”

“去年、前年和以前很多年的你也很好看。”

短暂的沉默。

“别看了。”虽说两个人已经在一起很久,但被这么含情脉脉地盯着看,喻文州有点不好意思。

“为什么?”

“以前不都看过了,还看。”

“不一样。”

“都是我,有什么不一样。”

“一样的好看,但好看得不一样。”

王杰希是个行动派,平时很少说情话。今天他不但说了,还说得这么有情调,这让喻文州刮目相看。

 

「以前都没发现他嘴这么甜呢,真是不鳴則已一鳴驚人。」

 

喻文州咽下最后一口配菜,打趣道:“今天嘴怎么这么甜?涂了蜜吗?”

“你尝尝不就知道了。”

喻文州这回是真的愣了,缓了好几秒钟才开口:“一大早就撩我?”

“给撩吗?”

王杰希一手托着腮,一手平放在桌上,嘴角弯起一个漂亮的弧度,一双大小眼很不老实地对着喻文州放电。

“今天任你撩。”说罢,喻文州凑过去,捏着王杰希的下巴在他唇上印下一个吻。王杰希轻柔地回吻,接着喻文州将舌头从双唇微微敞开的缝隙间钻了进去,两人唇舌交缠,吻得难舍难分。

 

喻文州本来起的就迟,两个人又腻腻歪歪地折腾了一通,冷静下来了之后也差不多到了准备午饭的时间。

“中午吃什么?”喻文州环着王杰希的腰,在他耳边说话。

“你想吃什么?”王杰希偏头问他。

“Umm……咖喱饭吧,不加洋葱,加一点青椒。家里有食材吗?”

“有。就知道你要吃这个。”王杰希拉开环在他腰上的手,起身走向厨房。不料,喻文州也跟在他身后进了厨房。

“你来干嘛?”

“我来打下手啊。”

“咖喱饭我一个人能搞定。”

“两个人一起做的话能快点。你早饭吃的早,肯定饿了吧?”

“没那么快饿。”

王杰希边答应着边洗菜,喻文州则在另一个水池忙活。咖喱饭的制作本就简单,两个人合作很快就把准备工作做完了,王杰希系上围裙,准备开火。

“你先出去等着吧,这里油烟大。”

“没事。站在这才好欣赏魔术师大人烹饪时的英姿。”

王杰希笑了一声:“那你站边上点儿,别溅着了。”

“好。”喻文州依言往旁边挪了挪。

 

王杰希按部就班地做好了咖喱饭,配着早晨炖来煮面的高汤食用。两人用过午饭,喻文州陪王杰希小憩了一会儿。王杰希枕在喻文州的膝上,喻文州用恰到好处的力度给王杰希按摩头皮,好让他睡得更加安稳、舒适。

 

王杰希一觉醒来,时针也正好指向二。他大概洗漱了一下,醒了醒神,冲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喻文州问道:“约会吗?”

“约会?”喻文州瞪圆了眼,“要做什么?”

“到后面森林公园散散步。”

“额……”喻文州有些无奈,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笑容,“散步也算约会啊?”

“这是中年人的浪漫。”

 

“好吧。”喻文州笑着,朝玄关的方向歪了歪头,“那我们走吧,中年人王先生。”

 

他们从家里出来的时候,正好迎面遇到一阵风。冬天时,南方的风总是冰冷又刺骨,而且无孔不入。王杰希虽然已经和喻文州在这个地方定居多年,但还是有些不习惯。他把风衣的扣子扣到追上一颗,立起领子,把半张脸都遮了起来,企图躲避这刺骨的寒风。然而还是冷。喻文州见状,把王杰希的一只手抓在手心,放进自己的口袋里。两个人就这么在喻文州的口袋里牵着手,在马路上闲庭信步,就像电视剧里的那些小年轻。”

两人朝着森林公园进发。路过一家甜品店的时候,喻文州突然停了下来,在橱窗前驻足。

“怎么了?”王杰希疑惑。

“长这么大,我还没吃过自己的生日蛋糕呢。”喻文州苦哈哈地笑着说,“爸妈说对身体不健康,不给我买,只给我煮长寿面。”

“那也是为你好。”

“可我真的很想吃……”喻文州扭头盯着王杰希,目露渴望。

“不行。”王杰希不为所动,“上次去医院检查,你的血糖已经很高了,要少吃甜食。况且你这个星期已经吃了一大块巧克力。”

“……好吧。”喻文州低着头微微失落了一会儿,复又笑道,“那我们走吧。”

  “嗯。”王杰希用与他交握的那只手轻轻捏了捏他的手心,以示安抚。

 

森林公园里有许多儿童游乐设施,又时值寒假,很多家长带孩子来玩,因此公园里十分热闹。

 

中年人王先生和中年人喻先生手牵着手,不疾不徐地走在公园里的健身道上。路过小广场的时候,喻文州的注意力被一个摆着许多颜料和石膏像的摊子吸引住了。

 

“杰希,我们玩这个吧。”他扯了扯王杰希的袖子。

看着摊位上零零散散坐着的孩子们,王杰希有点不大情愿:“你都多大了……”

“我童心未泯啊!”他再一次扯了扯王杰希的袖子。

“老頑童。”王杰希毫不客气地吐槽了一句,不过最终还是拗不过喻文州,被拉着走到摊位前。

 

老板是个中年妇女,笑盈盈的,看起来亲切又和善。她听见他们的对话,便凑上前:“两位先生也想试试吗?偶尔玩一下这些放松放松也很不错的。架子上的这些都可以选。”

  喻文州站在架子前,一边那手指来回摩挲着下巴一边把目光在几个石膏像上来回巡视。最终,他伸手指着其中的一个蛋糕形状的石膏像,问:“杰希,你觉得那个怎么样?”

王杰希看了一眼,了然一笑:“挺好。也算圓了你一個心願。”

喻文州转头看向老板:“那就这个吧。”

 

老板取下被喻文州挑中的石膏蛋糕,捧着带他们走到一张小桌子旁,示意他们坐下,自己把石膏蛋糕放在了桌上。随后,她招呼自己来帮忙的儿子拿颜料和照片过来。王杰希一边坐下,一边掏出钱包付了钱。喻文州坐在一边,托着腮,两眼直勾勾地看着面前的石膏蛋糕,仿佛再多看两眼就会变成真的似的。

 

「 真的,好想吃一吃自己的生日蛋糕啊…… 」

 

很快,一切准备工作都就绪了。喻文州拿起一支画笔,一边和王杰希介绍自己的构想一边拿着笔在石膏像上比比划划。两人讨论了一会儿,就挽起袖子开始涂涂抹抹。大概20分钟之后,经历数十次的辩论与修改,他们终于完成了对石膏像的上色。

“等干了就可以带回家了。”老板娘递过来一个塑料袋。

喻文州接过塑料袋,等石膏蛋糕被风干后轻手轻脚地装进塑料袋里。两个人拎着塑料袋继续往前走。

 

走了一会儿,两人来到一个小广场前。广场的中心,坐着一对异性情侣。男方抱着吉他,边弹奏边给身旁的女孩儿唱着歌。女孩儿坐在一边,笑容满面听地十分投入。

“那个人看上去跟你以前真像。吉他明明弹得一般般,环境也只是普通的小广场而已,你却表现的仿佛在演奏大厅开音乐会一样。”喻文州顿了顿,又说,“话说回来,你那时候怎么就那么笃定我会答应你的告白?我那时可没有暗示什么。”

“这还用暗示吗?”王杰希笑着指了指眼睛,“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喜欢是藏不住的。‘”*

喻文州愣了愣,随即了然:“亏我还以为是我藏得很深,原来一早就被看穿了。你也挺有耐性,一直都没拆穿我”

“彼此彼此。”

“不过,虽然你吉他弹得一般,但是歌唱的真好听。”

“那当然了。”

王杰希闻言,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循着回忆小声唱道:

“我要几次,几十次地

    与你拥抱、牵手、接吻

    如果我们不忘记这种甜甜的感觉

    那就没什么问题了吧

    虽然偶尔也会吵架

    即便如此,也一定不会忘记

    几次、几十次地对你诉说着道歉及感谢的话

    与你在一起的话

    无论什么样的早上、晚上或傍晚

    都能笑着一起走过。”

 

  “当时说歌词的内容会成真的,我没说错吧。”

  “没有。”喻文州笑着打趣道,“大预言家真是厉害。

等他们俩慢吞吞地散完步,已经差不多是一个多小时后的事情了。喻文州边走在回家的路上,边问王杰希晚餐吃什么。王杰希看了看手表,向前抬了抬下巴,示意回去就知道了。

两人牵着手刚走到家楼下,便迅速被一群年轻人包围了。

“队长——”话音刚落,喻文州就被一个头发有些偏黄的男人冲上来紧紧抱住。

“队长!”其他人虽然没有冲上来拥抱,却也显得兴奋不已。来者不是别人,正是喻文州在蓝雨担任队长期间,他的老队友们。

而抱着喻文州的正是他过去的副队黄少天。这么多年过去了,黄少天还是那么活力四射。

“行了行了别抱了。”王杰希缩了缩脖子,在黄少天放手之后,一手搂着喻文州的腰,一手把黄少天往单元门的方向推:“外头冷,要叙旧也等回屋里再说吧。”说完,也招呼着其他人跟上。

屋子里果然暖和许多。王杰希烧上水,摆出茶盘来泡茶,喻文州则拿出果盘来招待大家。几个人喝着热茶,互相寒暄,有说有笑,其乐融融。

众人聊不多时便到了饭点。王杰希看了看表,发现时间差不多了,便提议:“差不多也快到饭点了,我定了家饭馆,就在小区边上,现在可以过去了。”

闻言,大家纷纷饮下杯中余茶,跟着王杰希出了门。在路上,为了避免挡路,大家都三三两两地分开走。喻文州看前后的人离得都不近,便凑到王杰希耳边悄悄问道:“是你叫他们来的吧?”

“嗯。”王杰希点了点头。

“怎么突然想到叫他们过来了。”

“你不是很久没见他们了吗?刚好又是你生日,就叫过来大家聚一聚呗。”

“……谢谢你,杰希!”喻文州紧紧地抓住了他的手。确实,喻文州从退役以后就在这十八线小城市定居,老队友们也各个转行的转行,出国的出国。总之大家都特别忙,能像今天这样齐聚于此实属不易。王杰希把大家都叫来了,一个不落,想必是很早就开始安排了。

  “谢什么。看到你开心,我就很开心了。”

 

到了饭馆,在王杰希的精心安排下,菜很快上齐。因为没人开车,又恰好喻文州生日,所以又叫了一些酒。饭局开始后,大家先是给喻文州唱了生日歌,然后全体敬了寿星一杯酒。接着就开始侃天侃地,聊家庭聊工作,聊生活聊未来,一顿饭吃得宾主尽欢。散场的时候已经快十点,王杰希和喻文州看着这些蓝雨曾经的队员们一个个的坐上了回酒店的出租车离开后,就回了家。

回家的路上,喝得微醺的喻文州拉着王杰希的手臂,对他说:“杰希,我今天好开心。”

“真的,特别开心。”

“今天,你给我太多惊喜。”

王杰希怕他摔倒,伸出另一只手护着他,“怎么,这就觉得太多了?”

“一会儿还有呢。”

“诶?”喻文州又懵了。然而不管他怎么问,王杰希闭口不谈。

两个人一路拉拉扯扯的,走到上午路过的那家蛋糕店的门口,王杰希停住了脚步。

喻文州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拉着往里走。

王杰希拉着他在柜台前站定,对店员说:“我姓王,我来取蛋糕。”并报上了自己的电话号码。

店员很快从冰箱里取了一个不大的蛋糕盒出来,递给王杰希。

王杰希接过之后,又转而递给喻文州。喻文州显得很兴奋,他小心地接过蛋糕盒,轻轻地抱了一下,又垂下手,规规矩矩地拎着。

一回到家,喻文州就迫不及待地打开蛋糕盒,想要品尝。

“诶?!”看到蛋糕后,喻文州又一次愣住了,“这是……杰希你自己画的。”

“嗯。”王杰希在他旁边坐下,“确切地说,整个蛋糕都是我做的。”

喻文州顿时双眼发光,一脸崇拜地看着王杰希:“好厉害!谢谢你,我很喜欢!”

王杰希笑着帮他插上蜡烛,又一一点燃,最后关了灯。

“来,许个愿吧。”

喻文州掌心相合,闭上眼睛,开始许愿。过了一会儿,他放下手。与此同时,王杰希也打开灯,取掉蜡烛,两人开始吃蛋糕。

喻文州用叉子叉起一小口,深吸一口气,满怀期待地将蛋糕放进嘴里。

王杰希坐在一旁看着他吃,不由得也有些紧张:“怎么样?”

“……好吃。”喻文州喝了口水,接道,“就是……”

“啊?”

“……有点咸。”

王杰希瞪大了眼睛,十分不敢置信的样子。他拿起另一只叉子尝了一口蛋糕放进嘴里。

“……确实”王杰希咽下蛋糕,微微蹙眉,“……有点咸。”

“咳嗯。”王杰希清了清嗓子嗓子,解释道,“可能是放糖的时候错拿成盐了…”

喻文州仍是笑眯眯的:“没事。正好我血糖偏高。”

说完,就拿起叉子一口口吃蛋糕。

两个人分着吃完了那个咸口蛋糕。王杰希抱着喻文州,和他额头对额头,温柔地开口:“文州,生日快乐。”

“谢谢。”

  “我爱你。”

“我也爱你。”

评论(7)
热度(37)

© 高冷禾_债多不压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