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龟毛又偏执的妄想家。

头像是丸太畫的紙杯蛋糕留行,手机端封面是自己做的《异样的风暴中心》歌名图。

全职里最喜欢王杰希。
雜食。吃互攻。不吃王bg相關cp。雷王柔,最好别提。
本命cp喻王。本lo只產出喻王和无cp,以及給親友的賀文。
繁體字有。會推薦一些奇怪的文。腦洞清奇,慎fo。

掩面娘文摘

  重温掩面娘的《在盗文里放征婚启事的男人你们伤不起》。(2017年12月31日補充:也看完了《貴圈真亂》,兩本書裡我所喜歡的東西,一併收集在這裡吧)

  看到特别多深有感触的地方。

  我爱掩面娘。

  如果可以,还是希望她能回来写文QAQ

  真的,很认真的跟你们安利这篇文(好吧根本没几个人看得到这篇lo啦)

  这篇文,攻君是个知名网文写手&S大某二级学院财务处处长,受君是个盗文论坛管理员&S大学生。(哦对了,补充说明一下,攻君写的小说是穿越文,算是幻想小说,半架空,另一个主角是汪精卫。具体情节我忘了好像是主角不断穿越轮回想要拯救汪精卫的故事(?)

  大部分时候很搞笑,但是同时也有太多戳心的地方了。总之这是一篇,乍一看好像只是讲搞笑故事,但事实上真的涉及了太多东西了。真的真的非常能引起共鸣。

  掩面娘已经退圈了,她把这篇文锁了,现在要看也只能找txt……

  整理一些我喜欢的话。  

     每当一把目光投向那些文字,那些曾经日夜不眠地打着字的夜晚就重新浮现在眼前。写文是什么?是输血。当你认定你是一个作家的时候,你在写的每一个字,就都是在流血了。血一点一点儿的流到电脑上去,看到没有,那密密麻麻的键盘就是针管,一直把血送到网线外的读者们心里去,填满他们空荡荡的心灵……你就更新成功了。

   那无疑又是一个个满足并着痛苦的夜晚,尤其是写这种文,写完以后,你就觉得自己死了一次。如果你是一个作者,总有一天你也会明白的——你怎么会愿意重看一遍自己死过去的过程呢? 

      一篇旧文写完了,就应该迅速丢下,不宜沉浸在那种氛围里,这样很不利于写新文。


  

       每个作者都珍惜自己的作品,他们在凌晨时分写到流泪,在有生以来每天花一段时间流血,血一点一点儿的流到电脑上去,看到没有,那密密麻麻的键盘就是针管,一直把血送到网线外的读者们心里去,填满他们空荡荡的心灵……流得脸色苍白,神情恍惚但心情满足;直你活着的最后一刻,这就是作家。

  他可以把这一切说给编辑听、说给章鱼听、说给出版部听、说给宣传部甚至是程总听么?他能说我写这些文不是为了让你们看得起,我的作品即使不那么优秀可也费了那样大的心血去日以继夜的完成它,我那样辛苦熬出来的小说,不过就是你们利益方胡乱炒作的筹码么?

  

  但是他什么都不能说。

  这就是现实,诸位。也许你有一本好的作品,但是,who cares?

  不炒作,不卖腐,不卖肉,不卖萌的作品,在这时代中可能卖得好么?

  连宇多田光的专辑销量都已经是青春偶像歌手们的二分之一了。

  这个时代无人关心他人。

  ——反正对一个作者来说,写完以后书就和他没关系了。

  ——反正对一个作者来说,付出和得到永远不成正比。你总是会被误读,被评论家各种解构,那些真正想表达的心情,都像风中的落叶,娓娓掉落,不知所踪。

  ——出版就是这么一回事儿。

  就这么算了吧。他想。

【掐不死的。】她轻描淡写地弹了弹烟灰,笃定地说:【人活着,一定要轰轰烈烈。出来混,怎么能怕这点掐。紫红紫红,不掐是个粉红,最多也就是个红,掐了才能紫,就是紫红。人活一口气,在这个贵圈,只要我们熬过去了,就能成神了——你懂么?】

  苹果被噎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她又柔声道:【果子,你仔细想想,一时掐算什么?八卦都会成为过眼云烟,只有好作品才是真的!为了作品效果我们一切都在所不惜!豁出去了!何况……你不是说,要认真么?——认真的我们是不会输的!】

只觉少年自负凌云笔,如今惆怅半生如梦,十年倥偬皆是虚空。

       【写?写了又能怎样?】他一个字一个字地打出来:【你的真心总没人在意,纵然在意也不过是在意你的文而毫不关心你这个人,你除了是写文的机器之外什么都不是。】

  【这世道文学沦丧,每个人都在骂写文的,骂小白,骂烂,骂垃圾。写的慢骂为什么不快点更新,写的快骂质量差,写的长骂注水,写得短骂烂尾,写得红骂炒作,写的冷骂活该扑街,看文的才是大爷。是啊,吸收读者建议,天经地义;写文活该像站街女,看完TXT再去作者专栏里骂两句,多有道德感,反正作者愿意被嫖,不如白嫖。作者都白当站街女了,不如再多骂两句。】

  【写得再多再好,也不过是给盗文的看。】


以下內容均為2017年12月31日補充,因為手機沒有引用符號,就略過了。反正沒有自己的東西,全是摘抄。

1.读者们到底要什么?其实我到现在也不太明白。人投射自己欲望总会以你想象不到的方式,你看芙蓉姐姐红了,凤姐红了,爱情买卖也红了——原因呢?谁知道?谁关心?who cares?人们只要热闹和盛宴,这场散了还有下场。
……
这个世界谁关心谁?生死容易,生活才最艰难。纵然是我母亲,也不过掉几滴眼泪,随后更坚强地面对生活。(《贵圈真乱》)

2.我真想我死后还有人记得,有人会看我的书,有人会指着书架上落满尘埃的那一本说哦这个作家我知道,他……我真想有人能翻开我的那几本不成器的书,即使是盗版的也好,当你翻过那些粗糙的纸张时,你就翻过了我全部的记忆和感情。
当我死去的时候,什么都不留下,那几堆纸,几兆TXT,就是我的全部了。是啊,这个世界无人关心他人,但我却必须关心读者——他们想要什么,我才能给他们什么。(《贵圈真乱》)

3.当你认定你是一个作家的时候,你在写的每一个字,就都是在流血了。血一点一点儿的流到电脑上去,看到没有,那密密麻麻的键盘就是针管,一直把血送到网线外的读者们心里去,填满他们空荡荡的心灵……你就更新成功了。这一生你每天都会流那么一堆血,流得你脸色苍白,神情恍惚但心情满足;直到你活着的最后一刻,血流干了,文也写完了。啪啦,棺材盖儿一声响,命也完了。(《贵圈真乱》)

4.这个时代就是这样,随时随地都在信息大爆炸,如果不能迅速接受和吞食那些资讯,很快你就会被时代所淘汰。
   网络总会涌出新的信息洪流,河山万古长存,风骚却短短一瞬。(《贵圈真乱》)

5.“老子是大东北的纯爷们!老子叫韩笑!有本事你们再来找我!”“林可。”他把手拍在我的肩膀上,操场下的树影拖得长长的,月亮落在地面上,已经是深夜了,可是它一点儿也不冷,就好像——就好像还充满希望:“你别去。你要好好写,把我们、把这个时代的事情都写下来……如果有一天真的有救世主出现了,他不是你,但你会站在他身边,把他所做的事情都记下来,好让下个时代的人们能看到。你要一直写……一直写下去……”(《贵圈真乱》)

6.这个年代谁比谁都更焦虑,因为怕慢了一秒,就再也赶不上了——即使是赶在最前面的那个,也总是茫然,不知道下面怎么走。(《贵圈真乱》)

7.感人么?我还是觉得心里越来越沉重。刚才那一幕……刚才那一幕戏究竟是谁想到的?那样强烈的隐喻和深刻的手法,我敢断定裘无常和安易的原著里没有,绝对没有。他们是写灵异和悬疑的人,不是写一个时代的故事的人。民国的女学生。1919。短发黑裙子。不断离去的人群,只剩下一个人的世界,而且这个世界最终也沦亡于黑暗,无人可知,无人理解,甚至挣扎也不能再有,只能再光芒黯淡的最后一刻死去……太象征主义了,那隐喻逼得人看都不敢看。那撕咬着要消灭掉她的,难道就是剧中的鬼怪了?我知道当然不是的。(《贵圈真乱》)

评论
热度(8)

© 高冷禾_债多不压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