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世上所有抄襲者永無寧日,不得好死。

头像是丸太畫的紙杯蛋糕留行,手机端封面是星叶太太的王不留行。

全职里最喜欢王杰希。
雜食。吃互攻。不吃王bg相關cp。雷王柔,最好别提。
本命cp喻王。本lo只產出喻王和无cp,以及給親友的賀文。
繁體字有。會推薦一些奇怪的文。腦洞清奇,慎fo。

【喻王】十五的月亮十六圓【中秋賀文】

☆.非常ooc,慎!

☆.私設喻王同居中,已退役,老王留在微草揮灑汗水,有個福建親戚

☆.我中秋節都是吃禮餅沒怎麼吃過月餅所以有關月餅的描寫要是有錯請評論指出!

☆.遲來的中秋賀文

☆.以文謝罪

☆.不要問我他們父母去哪裡了,我也不知道

☆.不要問我ktv為什麼有觀景台,我說有就有

☆.不要問我王傑希的口味為什麼這麼奇怪……都是私設!私設!

☆.這是一篇有肉味的喻王文(just肉味)

☆.強行扣題

☆.被語文老師暴打

☆.文力大概是全站最低水準,請理性批評,謝謝(´・ω・`)



   晚風習習,明月高掛。喻文州憑欄望月,笑靨如花。看上去心情很好——如果忽略他緊緊攥著手機用力到青筋都要暴起的右手的話。

   

   不過也是,任誰在中秋佳節做了一桌子好菜,備好月餅與茶,卻被愛人放了鴿子,心情都會不美好的。





  “我回來了。”

   王傑希剛一進家門,就覺得氣氛不太對。

   喻文州坐在餐桌邊,溫柔地凝視著剛進門的愛人。儘管喻文州眼波如水,但王傑希卻覺得,他此刻的心情,大概並不美妙。而桌上擺好的飯菜與碗筷,恐怕就是原因所在了。


   王傑希無聲地在喻文州對面坐下,面帶愧色地摸了摸鼻子,開始自我反省。

  “對不起,今天回來晚了……”

   喻文州面色不改:“今天?”

  “這幾天……”看喻文州不打算接話,王傑希頓了頓,接著說,“微草最近事情比較多,我老是加班,都沒空回來吃飯,還常常帶工作回來熬夜做。雖說這個項目不著急,可以分幾天慢慢做,但是我想早點做完這幾天就可以休息了……”

   說著,王傑希又摸了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而且明天就中秋節了嘛。”


   聽罷,喻文州的笑容出現了裂縫。

  “怎麼了嗎?”王傑希還完全沒反應過來。

   喻文州揉揉眉頭,無奈地笑了:“歷史還真是驚人的相似啊。”





   為什麼說“歷史真是驚人地相似”呢?


   因為王傑希還真不是第一次搞錯日期了。


   喻文州和王傑希確定戀愛關係,是在第七賽季初的那個中秋節。


   那年的中秋天氣也像現在這樣好,彼時兩人分據中國南北兩端。喻文州偷偷從充滿了藍雨眾人的歌聲的包廂中溜出來,走到觀景台,站在落地窗前給王傑希打電話。


   慣例的寒暄開場白結束之後,喻文州靠在墻上,看著窗外皎潔的明月,說道:“今夜的月色真美啊。”

   夏目漱石任英文老師時給學生的這一句指導如今已算得上是十分常見,喻文州認為,王傑希其人,心思敏捷,見識廣博,一定能明白他的言外之意。

   

   然而電話對面的答復卻十分不解風情。


   王傑希用他那磁性的嗓音答道:“嗯?啊,明天中秋了嘛。”

   “……”

   喻文州:我還能說些什麼?


   鬱悶了半晌,喻文州無奈地說:“中秋節是今天噢,王隊。”

  “哈?今天嗎?這幾天太忙熬夜熬傻了……我說怎麼今天突然說要出去吃飯呢——”王傑希突然止住,過了一會兒,才吞吞吐吐道,“你…你前面說什麼?”

  “我說——”喻文州拖長了音,柔聲說,“今晚的月色,很美。”

   這回王傑希聽懂了。

   

   王傑希聽懂了,這之後的發展自然也就順理成章。


 

   

  “不知不覺就七年了呢。”喻文州托著腮,笑瞇瞇地看著王傑希,“杰希,你這幾天老是忙,我都要以為是七年之癢了。”

  “哪有——”王傑希剛欲解釋,就被對面那人霸道的親吻堵住了。



    吻畢。

   “知道你沒有。”

   “哼。”被舔了滿嘴口水的王傑希扭過頭不看喻文州。

   “吃晚飯了嗎?”

   “……還沒。”王傑希有點心虛,偷偷瞄了眼喻文州,發現他表情果然不太好看了。

   “明明胃就不好還敢不吃飯。”

   “……你吃了嗎?”

   “沒有。”

    王傑希看著他不吭聲。

   “沒心情吃。”

    王傑希低著頭不吭聲。

    盯了王傑希半晌,喻文州歎了口氣,邊收拾桌子邊說:“我去撈點線面,茶几上有幾個月餅你先墊墊肚子吧。”

   “你不吃嗎?”

   “我不餓。你快去吃吧。”喻文州看他還坐在那兒不動,又說,“你回來前我吃了幾個了。快去吃吧。不要餓壞肚子。”

    聞言,王傑希乖乖地走到客廳吃月餅去了。


    

    ——!!

    看到茶几上攤著的幾個月餅,王傑希一時無語。

    他不死心,把幾個月餅的包裝翻來覆去的看。喻文州在廚房聽到動靜,探頭出來說:“別翻了,沒有蓮蓉蛋黃的。”

    客廳靜了。

    王傑希癱在沙發上,一臉生無可戀。


    王傑希與喻文州的口味很不相同。 打個比方,喻文州吃豆花放白糖,王傑希吃豆花放醬油和辣椒;喻文州喜歡蜜枣粽,王傑希喜歡不蘸糖的堿粽;喻文州吃火鍋喜歡蘸沙茶醬,王傑希吃火鍋喜歡蘸自己調的醬油醋還要放點白糖大蒜辣椒和高湯;喻文州做菜一般只放鹽、醬油、醋,不怎麼放別的,王傑希做菜就喜歡什麼都放點老酒和辣椒。總的來說就是,喻文州比較喜歡吃甜口的,王傑希比較喜歡吃咸口的。

    在月餅上也是一樣的。

    喻文州喜歡水果餡兒和豆沙餡兒的廣式月餅,王傑希喜歡五仁月餅和咸的福州禮餅。


    說到福州禮餅,就不得不插播一個故事。

    王傑希小時候是不怎麼吃月餅的,嫌軟,要不然就太甜,唯一比較能接受的就是五仁月餅,但是也最多只能吃兩塊。十八歲那年,一個福建的遠房親戚來他們家玩,帶來了福州禮餅,王傑希吃過一次之後就再也忘不掉了。禮餅的皮有點兒硬,但不難咬,皮上灑了許多芝麻,很香。餡兒是咸的,裡面的花生特別脆,因為放了肥肉所以不幹,而肥肉在高溫烘烤的過程中早已變成了油脂均勻地包裹住了其他的餡料,有點油,但是不膩。總之就是特別合王傑希的口味。打那以後王傑希每年中秋都只吃福州禮餅。禮餅一般不在室溫下久放,再加之正巧在聯盟總部不遠處一個小巷里有一家福州人開的糕餅店,每次王傑希想吃禮餅的時候都會去店裡買現做的。和喻文州同居后,因為喻文州就在聯盟總部上班,所以買餅的任務就交給了喻文州。

    喻文州雖然每次都樂呵呵地去幫王傑希買餅,但他自己並不吃,覺得太咸,他牙軟,嫌皮硬,還很油。

    

    兩人口味如此不同,月餅都得買兩份的。而在眾多月餅當中,唯一能讓兩個人都願意吃的就是蓮蓉蛋黃。

    ——喻文州吃蓮蓉,蛋簧摳出來歸王傑希。

    

    而茶几上的這些,都是各種不同水果餡兒的月餅。王傑希皱了皱鼻子,茶几上這些月餅真的不合他的口味,喻文州果然是生氣了,還氣得不輕。

    但是忙了那麼久,又沒吃晚飯,王傑希的確餓了。

    “哎,自己做的孽喲……”王傑希一邊暗嘆一邊隨手揀了一個吃,還真是甜到齁。月餅很小,王傑希又餓著,三兩口就吃完了。咕嚕嚕地灌了口冷掉的茶水稍稍沖淡了嘴裡發膩的甜味。

    一塊月餅下肚之後,王傑希也沒那麼餓了,進食的速度也就慢了下來,拿著月餅小口小口地啃著。比起甜兮兮的月餅,還是喻文州正忙活著的那鍋線麵比較有吸引力啊。

    吃了一半,王傑希皺了皺眉,這個哈密瓜餡兒的實在是太甜了。他拿著剩下的一半,輕手輕腳地走去廚房。


    看到突然出現在面前的半塊月餅,喻文州愣了一愣,轉過頭就看見一雙含著歉意的大小眼。

    就著王傑希的手吃完了那半塊月餅,線麵也差不多能吃了。喻文州把面盛出來,放到桌上,王傑希擺好碗筷。兩人落座,終於是吃上了這頓晚飯。

    

    

    吃罷。王傑希洗好了碗,兩人窩在沙發上你一口我一口地互相喂月餅吃。看著王傑希耷拉著眉毛委委屈屈地咽下口中甜膩膩的月餅,喻文州噗嗤一聲笑了出來,捏了捏王傑希的臉,在他期待的目光中從茶几下的一個零食桶里拿出了兩個蓮蓉蛋黃餡兒的月餅。喻文州拿來小碗和筷子,把月餅掰成兩半,將當中的蛋黃摳出來放在碗裡遞給王傑希。兩人一個蓮蓉一個蛋黃吃的津津有味。

    喻文州吞下最後一口蓮蓉的時候,王傑希剛剛把最後一口蛋黃放進嘴裡。喻文州湊過去,在王傑希耳邊說:“杰希,我也想吃一口蛋黃。”

    王傑希的耳朵很敏感,喻文州濕熱的氣息讓他耳朵一下變得通紅。他往後邊靠了靠,轉頭看著他并把空碗給喻文州看,示意:已經沒有了。

    “你嘴裡不是還有嗎?”喻文州笑得不懷好意。

     “唔?!”王傑希掙扎了一下,整張臉都紅了。

    

    這是一個有味道的吻。


    吃完月餅,兩人洗漱后就上了床,春宵一刻值千金啊。

    

    ---------------拉燈(´・ω・`)---------------------------------------------


    第二天是中秋假期,不用上班。兩個人睡到了日上三竿才慢吞吞地起床,看看電視吃吃下午茶,晚飯熱了昨天的大餐。大吃大喝之後,王傑希搬了小桌子和小板凳到陽台,燒了開水泡起普洱來。

    今天天氣也很好,王傑希他們住在頂樓,地勢又高,正方便賞月。皎潔的月光灑向大地,世間萬物都仿佛披了件銀裝,真是賞心悅目。

    王傑希這裡慢悠悠地泡好了茶,喻文州卻還在客廳不知道鼓搗啥。王傑希又招呼了兩聲,才聽到不疾不徐地腳步聲向陽台來。

    

    喻文州在板凳上坐下,一隻手藏在身後。王傑希一邊把茶杯放到他面前一邊問道:“什麼東西啊?神神秘秘的。”

    也沒打算賣關子,喻文州很爽快地就把藏在身後的袋子送到王傑希眼前,意料之中地收穫了王傑希的星星眼。

    “不是說今年他們家不做禮餅了嗎?你哪裡搞來的?”王傑希興奮地接過袋子,開始掰。

    “今年是不營業了,但是朋友的中秋賀禮還是做的。”因為經常幫王傑希到他們家買餅,喻文州已經跟店主人混熟了。

    “那怎麼今天才吃?”王傑希說著遞給喻文州一小塊禮餅。

    “你不是昨天還說今天中秋節嗎?”喻文州接過餅揶揄道,“有什麼關係,十五的月亮十六圓嘛。正好你還泡了茶。一邊喝茶,一邊賞月,一邊吃餅。如此良辰美景,浪費了豈不可惜?”

    “唔,你以前不是不吃這個嗎?”

    “昨天你都陪我吃了好多甜月餅了,今天就我來陪你吃咸禮餅吧。”喻文州頓了頓,作委屈狀,“杰希不願意嗎?”

    “當然願意。”

     兩人相視而笑。


   

      

     END

----------------------------------------------------------------------

     “今夜月色很美”就是月光了(´・ω・`)【厚著臉皮

     福州禮餅是那種大大個的,一個頂廣式月餅十幾個的那種。也有小的,但是小的也挺大,雖然沒有廣式月餅厚但是面積大,燒餅那麼大吧。也有甜的,但是甜的吃起來也有點咸。禮餅過節可吃婚宴可吃日常可吃總之有事沒事都可以吃。

     這輩子除了廣式月餅和福州禮餅再沒吃過別的月餅了。(PД`q。)·。'゜ 

     想吃吃五仁的(´・ω・`)

     拖了超久 寫的也亂七八糟 抱歉(´・ω・`)


评论(2)
热度(20)

© 高冷禾_债多不压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