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世上所有抄襲者永無寧日,不得好死。

头像是丸太畫的紙杯蛋糕留行,手机端封面是星叶太太的王不留行。

全职里最喜欢王杰希。
雜食。吃互攻。不吃王bg相關cp。雷王柔,最好别提。
本命cp喻王。本lo只產出喻王和无cp,以及給親友的賀文。
繁體字有。會推薦一些奇怪的文。腦洞清奇,慎fo。

【喻王】我菜做這麼難吃都是因為你啊!

☆.ooc!慎!

☆.又超時了。

☆.雙向暗戀。雖然又欺負喻總但我不是黑!真不是!

☆.希望能達成郎少太太更新我就更新的成就,並使之成為國際慣例

☆.特別短,好睏啊好怕自己寫著寫著睡著了

☆.想寫少年心性的喻王

☆.我覺得我寫得像王喻……(・-・)

☆.文力大約是全站最低水準,請理性批評,謝謝(´・ω・`)

 

    喻文州喜好下廚,閒時還會研究點新奇的菜式,廚藝可以說是相當不錯。然而,喻文州第一次給王傑希下廚,卻是十分的……

 

    夏休期的某天,王傑希應邀到喻文州家裡做客,喻文州準備親自下廚,并打算在飯桌上告白以結束這若干年的暗戀。

    喻文州在廚房裡忙活,王傑希也湊上來想要幫忙。兩人共同處理好了食材(期間喻文州因為暗戀的人就在身邊過於緊張兩次差點切到手指),接下來就是喻文州的solo秀了。

    先前切菜差點傷到手指這種蠢蠢的行為讓喻文州隱隱有種挫敗感,他決心在炒菜的時候一展英姿,挽救一下前之前因為一些小失誤而有所崩壞的形象。

    

    然而決心是美好的,現實是殘酷的。當王傑希興致盎然的站在喻文州身邊專注地看著他時,喻文州不由自主地緊張了起來,他開始漸漸控制不住自己的思緒——“這個角度看起來應該挺帥的”、“剛剛那個姿勢看著應該很瀟灑”……

    喻文州的思緒沒能繼續飄忽下去,突然伸來的一隻手叫醒了他。

   “你放太多了吧?”王傑希皺著眉頭。

   “誒?”喻文州還沒緩過神。

   “你打算放什麼?”

   “醬油啊,胡蘿蔔炒肉放點醬油好吃,你不喜歡嗎?”喻文州拿著瓶子,有些驚訝地問道,“之前在外面吃飯看你挺喜歡醬油的樣子……”

   “你確定你放的不是醋?”王傑希有點無語,“別走神啊。”

     聞言,喻文州拿起瓶子看了看——還真是醋!還倒了好多。

     喻文州放下瓶子,馬上找糖補救。喻文州拉開櫃子,看到個裝著白色顆粒的小罐子就直接打開,用勺挖了一大勺放進去,迅速翻炒。為了挽救自己岌岌可危的高大形象,喻文州翻炒的動作又快又猛,然後,幾根胡蘿蔔就在他眼皮子底下飛出了鍋子。

   “幾根胡蘿蔔而已,不要緊。”喻文州自我安慰。

     胡蘿蔔炒肉很快就炒好了,喻文州拿出盤子盛菜。他握穩鍋把,一抬手,一扭腕——胡蘿蔔和肉條丟出去幾根。

     看著王傑希揶揄的笑容,喻文州覺得自己一定是受到了單身狗的詛咒。(雖然他現在也是一枚單身狗)

     最終放棄在喜歡的人面前耍帥的喻文州老老實實按部就班地炒完了其他的菜。兩人盛好飯坐在飯桌邊,互相客氣了幾句就開動了。

   “怎麼樣?”喻文州有些緊張。他這次發揮有些失常,不知道做出來的味道如何。

   “不錯,挺好吃的。”正在將每道菜都嘗過去的王傑希一邊讚許一邊夾起了一口胡蘿蔔炒肉。

     廚藝得到肯定的喻文州放下了心。

     王傑希把胡蘿蔔炒肉放進嘴裡之後,臉色頓時變得微妙起來。

     喻文州看他臉色不對,剛剛放下的心又瞬間提到嗓子眼了。他也夾了一筷子胡蘿蔔炒肉送到嘴裡……

     ……

     ……

     ……

   “這又酸又咸的玩意兒絕對不是我做的!!!”喻文州的內心在咆哮。

   “我明明放了糖怎麼還是這麼酸……而且好鹹啊……”喻文州困惑地念叨著,“不應該啊……”

     王傑希聞言,作欲言又止狀。

     看出王傑希有話要說,喻文州便開口問道:“怎麼了?”

   “你……前面放的,好像是鹽……”

   “啊?”喻文州震驚了。

   “你拿的那個圓罐子……”

     喻文州恍悟過來,他太著急了,把放鹽的圓罐錯當成放糖的八角罐。

     喻文州覺得自己感受到了來自世界的惡意。

     

一時無語,氣氛有些尷尬。事情的發展和喻文州計劃的太不一樣了。他原本是想,這次做的菜都是按照王傑希的口味來的,如果王傑希說好吃,他就趁勢告白:“王隊喜歡的話,不如我們在一起吧?以後我都做飯給你吃好嗎,給你做一輩子。”

然而現在這個情景……喻文州有些舉棋不定。

 

就在喻文州猶疑不決的時候,王傑希開口了。

   “喻文州。”

   “嗯?”

     王傑希放下筷子,專注地看著他:“你是不是喜歡我?”

   “額……嗯……”被戳破心事的喻文州有點臉紅,搓了搓鼻子,小小聲地應了聲,不知該怎麼接話。

   “今天我來你家,你看起來很緊張。”王傑希頓了頓,像是在醞釀情緒,“其實我也很緊張。”

   “誒?”喻文州這才發現王傑希藏在髮絲間的耳廓有些紅。

   “我也喜歡你,我們在一起吧。”王傑希手伸過去,輕輕地試探性地握住了喻文州的手。

     喻文州用力的回握,像是這輩子都不願意放開。他溫柔地笑答:“好。”

 

     END

     強行結束


评论(12)
热度(64)

© 高冷禾_债多不压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