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龟毛又偏执的妄想家。

头像是丸太畫的紙杯蛋糕留行,手机端封面是自己做的《异样的风暴中心》歌名图。

全职里最喜欢王杰希。
雜食。吃互攻。不吃王bg相關cp。雷王柔,最好别提。
本命cp喻王。本lo只產出喻王和无cp,以及給親友的賀文。
繁體字有。會推薦一些奇怪的文。腦洞清奇,慎fo。

【喻王圣诞贺/11h】圣诞夜之梦

☆.共享梦系列,系列大纲请走(不看也不影响阅读)→共享梦

☆.灵感来自喻王深夜60分的“都市怪谈”

☆.私设成山。我流喻x我流王

☆.袁柏清巨冤 

☆.如果感到喻总强行撩,那一定是因为作者太直男了x

☆.依旧拖后腿之作

    

     王杰希回过神来时,发现自己正站在一座桥下的河滩上。

  头顶上是进出城的高架桥,无数汽车在桥上飞驰。王杰希抬着头,仿佛能感受到那些粘在桥底的灰尘也跟着汽车驶过带来的震动而簌簌坠落。但他听不见任何嘈杂之声。这里太安静了,安静得不像现实。

  他低下头,将视线落在了面前这一条大约刚没过脚踝的浅浅小河上。小河虽浅,却意外地清澈。河面上那半轮月亮的倒影映得分明。尽管天空不见一丝阴云,但天上的皎皎月光还是敌不过人间的万家灯火。

  王杰希想拿手机看时间,可身体却好像不太听话。

  “我这不会是在做梦吧?”

  王杰希回忆了一下今天的行程。训练,参加俱乐部组织的圣诞节内部聚餐,上小号玩了会儿圣诞活动,然后就睡觉了。

  “果然是在做梦吧。”

  

  这样就说得通了。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

  自己就是做梦人,却不知道梦接下来的剧情,太刺激了。王杰希颇为期待。

  紧跟着,他听见了马蹄声。

  那马蹄声的节奏听着有些耳熟……王杰希有种不太好的预感。果不其然,下一秒,他脑海里就自动播放起了《达拉崩吧》的前奏!

  王杰希感觉有点窒息。他想起来了,今天聚餐时,怪谈达人袁柏清在桌上侃侃而谈,其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就是那个驾着马车、穿着古装长发飘飘、踩着《达拉崩吧》的鼓点来到你身边带你去兜风的圣诞老人大帅锅。

  “这一定都是袁柏清的错!”

  

  所幸,因为王杰希没有听完过全曲,所以脑内bgm播放到“带来灾难带走了公主又消失不见”之后就自动停止了。马蹄声也正好在此时消失,一辆马车停在了王杰希身前不远处。一个打扮像是从古装剧片场走出来的年轻男子坐在赶车的位置上,背上背着一个包裹。他礼貌地对王杰希微笑着做出邀请:“这位有缘人,你好,我是圣诞老人2号。有兴趣上来兜兜风吗?”

  王杰希瞪大眼睛,看着眼前这一幕,完全地愣在了那里——这位圣诞老人竟长了一张和喻文州别无二致的脸!

  他本以为自己聚餐时已经被袁柏清打过了预防针,不管在梦里看到什么情景都不会觉得奇怪了,现在想想自己还是太naive.不过,这也太猝不及防了吧!谁能想到圣诞老人竟然会长得和熟人一样呢,而且他还是,还是……

  

  王杰希感觉自己心跳有点快。

  

  圣诞老人看王杰希傻傻地站在那里,也不催促,只是俏皮地对他眨了眨眼睛。

  王杰希受到了暴击。

  “顶着喻文州的脸卖萌,太犯规了!”

  

  “反正这是我的梦,他也不能把我——”念头还没在脑内转完一个圈,王杰希的身体就已经自觉上了马车,老老实实地贴着圣诞老人坐了下来。

  “……我的身体还真诚实。”

 

  王杰希刚一坐稳,圣诞老人就踢了踢马屁股,车子便徐徐前进。

  河滩挺窄,这使得马车有一个车轮不得不趟水走。坐在车上的人相顾无言,世界一时静得只能听见马蹄踏地、车轮滚动和带起的水声。

  

  “这么干坐着怪尴尬的,还是找点话题吧。”王杰希这么想着,试图开口说话。在视线落到长了喻文州脸的圣诞老人的唇上的那一刻,王杰希听到自己的声音说:“我有点渴。”(①)

  呸,这什么诡异的开场白。王杰希在心里翻了两个白眼。

  也许是因为王杰希的表情和气质太严肃正直,圣诞老人并没多想,以为他就是真渴了,便解下背上的包裹,从里面拿出一个易拉罐来,递给王杰希。

  “白开水没有,冰阔落倒是有一罐。”

  

  冰,冰阔落?

  王杰希看着手里印着变形金刚图案的蓝色易拉罐,罐子的表面已经起了层雾,手掌隐隐约约感觉到一点冰凉。

  这混搭风混得还真彻底。冰阔落这是四川话吧?穿着古装结果包裹里装着可乐?而且居然还是pepsi

  左手拿着易拉罐,就想用右手去拉开拉环。但王杰希忘了他是在梦里,他的身体还不全由他控制。于是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单手去拉拉环,然后“嘭”地一声,冰阔落擦着圣诞老人的衣摆滚进了水里,剩下半个拉环在手上。

  王杰希很想捂脸:这太丢人了!

  

    在冰阔落入水的瞬间,圣诞老人拉住了缰绳,让马车停了下来。王杰希以为他要下车捡,便想去拦他。谁知那圣诞老人竟一把抓住了王杰希的左手,摘掉挂在他食指上的拉环随意地丢了。他捧着王杰希的手,边检查边问:“有伤到吗?”

  

  王杰希感觉自己心脏要跳到嗓子眼儿了。

  

  不能不承认,虽然这套路很老,但王杰希确实被撩到了。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真正撩到你的不是套路,而是人。差不多这个意思吧,虽然面前这个奇装异服的男子只是和喻文州长得一样而已……但又有句话说的很有道理——“人类想象力所及之处,均为地狱之疆土。”

  当你把想象力灌注在自己心上人身上的时候,想象与喜欢的力量互相碰撞,其擦出的火花,可能比你吃过的所有糖都要甜!

  

  那种感觉真的很难形容。即使明知对面那个对你嘘寒问暖的人只是和他长了一样的脸,并不是他本人——而且这还是一个梦!而且这套路落伍爆了!但是,即使是这样——

  即使是这样,他还是抑制不住自己心跳加速的感觉。

  “我可能是坠入爱河了。”王杰希想。

  

  停!停!打住!不能再想了,现在还不是时候……

  对,还不是时候……

  

  王杰希没看他,径自抽回了手:“我没伤到,谢谢关心。很抱歉,浪费了你一听可乐。”

  

  王杰希突然变得客气起来的反应让圣诞老人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他也没什么表示,只是从包裹里重新拿出一罐可乐,拉开拉环,递给王杰希。

  王杰希沉默地接过了可乐,喝了一口。

  “还没请教您尊姓大名。”圣诞老人笑得还是那么彬彬有礼。

  “王杰希。”

  “杰希。‘带着梦想和希望出生,最杰出的王者’。是个好名字。”(②)

  “谢谢。”

  

  又是尴尬的沉默。

  

  现在的气氛让王杰希非常难受,这比以前做过的所有噩梦都更让他痛苦。他是那么喜欢喻文州,即使他知道自己身边坐着的人不是喻文州,也还是忍不住想去靠近。可自欺欺人不是王杰希的作风,这种行为带来的罪恶感也让他痛不欲生。但要让现在的他像对待普通陌生人一样对待他边上这个圣诞老人,却也是强人所难。

  “如果能醒过来就好了……”王杰希闭了闭眼,多么希望睁开眼之后就能看见熟悉的天花板。

  

  “面对现实吧!就随便和圣诞老人唠唠嗑好了,梦里的时间应该过得很快。”王杰希深吸一口气,做好了拉家常的准备。谁知,一睁开眼,上弦月不见了,满天星辰不见了,马车不见了,圣诞老人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在黑夜里显得灰扑扑的天花板。

  “竟然真的醒过来了?”

  王杰希还不太敢相信,他动了动手脚,还挺自如的,接着又用手狠狠掐了一下大腿。

  痛。

  

  是真的醒了。

  

  王杰希感觉自己一下就放松了。罪恶感缠身的滋味真的很不好受。

  情绪还没有完全平复,一时间是睡不着了,也没心情睡。这次的经历让王杰希对做梦有点阴影。但梦不是想不做就能不做的,不可控的感觉加重了王杰希的抗拒。这种梦,做一次就够了,要是多来几次,他没法保证自己是不是还可以完全保持理智。

  不过,俗话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是否做梦自己把握不了,但做什么梦还是能干预的。为了避免再做这类情节离奇的梦,以后还是少听袁柏清讲故事吧!

  

  至于喻文州……

  现在还不是时候。

  

  王杰希拿出手机看了看明天的日程,重新在脑子里理了一遍明天训练计划的重点,放下手机,再次陷入了睡眠。

  END

 

♪喻文州Side
  
  喻文州醒过来的时候,完全是一脸懵逼的。
  刚刚那是梦吗?是我在做梦吗?喻文州的直觉告诉他那不是他的梦境,而且这个梦结束的太突然了,与其说是从梦里醒来,倒不如说是被人从梦里赶出去了。那种感觉难以言喻。他披上外套,从抽屉里拿出了日记本,打算记下今天的奇特经历。
  翻页的动作在看到数月前的某篇日记时停住了。
  “啊,难道说,是那个女生?”
  
  这要从今年五月说起了。某个夏夜,喻文州在路上遇到了一个被歹徒尾随的女生,帮了她一把。正巧,那天是那个女生的生日。为了报答喻文州的恩情,那个女生就帮喻文州许了个愿望。
  当时喻文州许下的愿望是:希望能和喜欢的人做同样的梦。
  但按今天的经历的来看,恐怕不仅仅是“做同样的梦”而已。
  除了刚进梦境的时候不太能完全控制自己的身体,其他时间他的一切行动基本都是完全遵从他个人的意愿了。非要形容的话,大概就是,进入了某个平行世界的感觉吧!
  “这也许就是那个女生说的“福利”了吧。”喻文州猜测,“很可能是我和王杰希同时进入了同一个梦境。但做梦人是王杰希,所以主宰权在他。那么,刚刚梦被突然中止,也是王杰希的意愿咯?”
  喻文州认真回想着梦被中止前,他们俩的互动。
  王杰希的态度,是从自己抓住他的手以后变化的。
  这个动作有什么问题吗?太亲昵了?可是以前他吃火锅的时候烫到手,我也这么抓着他的手,他没有表示抗拒啊。那次还是联盟聚餐呢,大家也都知道喻文州和王杰希两个人关系好了,那还有什——
  啊!
  喻文州一拍脑门:“真是做梦做傻了,我是‘圣诞老人’不是‘喻文州’啊!”
  想通了症结所在,喻文州心里就舒坦了。自己还是有机会的。
  “下一次进入梦境,一定表示清楚我就是喻文州!”喻文州打定了主意,在日记本上写写画画,随后又感慨,“不过,能梦到穿着古装驾着马车的圣诞老人,真不愧是魔术师啊!不知道下次的梦又会是怎样离奇的设定。”
  喻文州合上日记本,重新钻入被窝,带着对未来梦境的向往,再一次睡着了。
-------------------------------------------------------------------------------

作者有话说:

①:“我有点渴。”这句话是含有某种意味的暗示,其实是王杰希想kiss(x)

②:“带着梦想和希望出生,最杰出的王者。”这句话是我名朋的一个熟人他群里的朋友的婆婆讲的,因为已经联系不到这位群友就无法署名什么的,如有认识他的人请评论留言,感激不尽!

最后,分享一下这个梗的最初形态。

就,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脑的时候总爱欺负鱼鱼,但最后写又总爱写老王特别喜欢喻总,老喜欢老喜欢了。

啊对了,在最初的梗里,喻公子最后也没睡地上,因为这个世界里的“上房”都是标间(x)

评论(4)
热度(26)

© 金鱼禾_债多不压身 | Powered by LOFTER